首页 > 人物 > 人物故事 > 隋朝皇亲国戚的结局是怎样的?

隋朝皇亲国戚的结局是怎样的?

品学兼优 2019-10-10 10:44:00
  隋王朝在历史上可以说是一个短暂的朝代,这个王朝只有37年,随着大唐盛起,隋王朝随之飘零,大业十四年(618年)三月十日夜,李密率领的瓦岗军攻下兴洛仓,进军洛阳;李渊晋阳起兵,攻入长安,各地起义军声势浩大。
\

  南下江都的隋炀帝杨广自知时日无多,陪着萧皇后及宫中美女终日饮酒作乐,仿佛末日来临前的狂欢。

  一日,杨广照着镜子,对萧皇后说:“好头颈,谁当斫之!”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最后终结他生命的竟是从驾的骁果军。

  那一夜,一个结束了四百年战乱分裂的大一统王朝敲响灭亡的警钟,隋朝皇室的命运也这一刻悄然转变。

  江都兵变发生时,杨广听见远处的喧嚣,一开始还以为是次子齐王杨暕谋反,对身旁的萧皇后说:“怕是阿孩造反!”

  然而,杨暕并没有参与江都兵变。

  杨暕曾是杨广最宠爱的孩子。自太子杨昭于大业二年(606年)英年早逝后,杨广就再没立过太子,并将余下二子——齐王杨暕(jiǎn)与赵王杨杲留在身边,不让他们镇守四方,结党营私。

  其中,杨暕相貌英俊,勤奋读书,还擅长骑马射箭,完全就是杨广2.0版本,深得父亲信任,一度离皇位继承人只有咫尺之遥。隋朝公卿贵族对其大肆吹捧,都劝杨广早日将齐王立为太子。

  杨暕的性情是杨广的翻版,偏偏就不能学父亲当年那样韬光养晦,扮演父母眼中的乖孩子,还偏要当熊孩子,沉迷于声色犬马,整日行为放荡,没多久就玩脱了。

  杨暕先是和父亲杨广抢女人。

  杨广的姐姐乐平公主曾是北周皇后,为保住地位,总要巴结一下弟弟,有一回就为杨广推荐了一个姓柳的绝色美人。

  杨广已是一国之君,在大姐面前当然要故作矜持,表示自己没兴趣。

  乐平公主见杨广态度冷淡,觉得自讨没趣,心中自然不高兴。既然你不要,那我就把她送给你儿子。于是,乐平公主又去见当时正得宠的杨暕,将那位柳姑娘介绍给他。

  杨暕一见美女,自然感谢姑姑美意,立即笑纳。

  杨广本就是好色之徒,只是故作正经,过几天装不下去了,就去跟大姐打探美女的下落。一听说被自己儿子夺去了,杨广当即龙颜大怒。

  后来有一次,杨暕随杨广北巡榆林,督领后军五万人护驾。杨暕只顾自己玩乐,反而避开父皇大军自由行动,隔着几十里的距离宿营,完全没有尽到护驾的责任。

  途中进行围猎,杨广命杨暕率一千骑兵参加。结果,杨暕捕获了许多麋鹿进献给杨广,而杨广自己的军队却一无所获。

  杨广感到颜面尽失,呵斥手下无能。将士们白白挨了骂,不服气,就向杨广告发,是齐王部下故意将麋鹿拦截,我们去了一头鹿都没见到。

  杨广大怒,他终于知道,杨暕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于是,杨广将这个儿子从皇位继承人的名单划去,还命人清查他的罪过。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杨暕生活糜烂更胜其父,不仅多次违反禁令,还与有夫之妇私通。

  从此以后,杨暕被迫退出皇位的争夺,不再参与政治,且遭到监视,稍有过失,就被奏到杨广那里。

  杨暕整日心不自安,怕他爸找他算账,杨广也担心杨暕一激动学自己,连爹都不认了,给他安排的随从都是老弱病残。

  江都兵变时,杨暕尚且不能自保,更不要说造反了。

  2

  当宇文化及下令部下在江都搜捕杨广的亲信大臣时,齐王杨暕尚在睡梦中。

  杨暕被叛军从府中拖出来,他还以为是杨广要杀自己,大叫:“诏使且慢动手,儿不负国家,罪不至死啊!”

  叛军当然不会理会这位皇子说什么,而是把他拖到街市斩首,杨暕的两个儿子也同时遇害。

  一直到死,杨暕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人所杀。

  当初,在杨暕失宠后,杨广的小儿子赵王杨杲成为他的心头肉。

  杨杲为萧嫔所生,自小聪颖,容貌俊美,且十分孝顺,很讨杨广和萧皇后喜欢。

  杨广生病不吃饭时,杨杲也陪伴在侧,终日不吃;萧皇后做炷炙(将艾炷置于穴位上施灸)时,他要先在自己身上试炷,以免皇后烫伤,萧皇后不许,他还悲泣恳求,萧皇后见他孝心一片,又不忍其受伤,从此不再炷炙。

  江都兵变之夜,杨杲见叛军横眉怒目,前来抓捕皇帝,不禁害怕,在父亲身边号啕大哭。带领叛军前来的裴虔通是杨广为晋王时的旧部,此刻丝毫不念旧情,大声喝止。

  杨杲仍哭泣不止,裴虔通觉得心烦,手起刀落,将其斩杀。

  血溅到杨广的御服之上,最喜爱的幼子就这样死在他的面前。那一年,杨杲只有12岁。

  杨广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能认命,提出饮毒酒自尽,叛军不许,将他缢杀。

  杨广死后,萧皇后和宫女们将床板拆下来,做成棺材,将杨广和杨杲的尸体暂时安置于江都宫中的流珠堂。

  兵变发生后,被推举为首领的宇文化及与绝望的杨广一样胆战心惊。直到叛军迎接宇文化及入城时,他才相信兵变成功,悬在心里石头落地,伏在案上低声说了句“罪过”。

  叛军将这个小人推举为大丞相,并对城中的皇室宗亲展开无情的屠杀。

  杨广的四弟蜀王杨秀因受诬陷而遭到禁锢,一直跟随杨广巡幸各地,此时被困在骁果营中。宇文化及本来想立他为皇帝,骁果军不同意,于是将他处死,其七个儿子也未能幸免。

  杨秀的儿子华阳王杨楷被杀后,其年轻貌美的妻子元氏被宇文化及赏赐给参与兵变有功的校尉元武达。

  元氏贵为王妃,不愿忍受这样的奇耻大辱,坚决反抗后被元武达鞭挞了一百多下。当元武达醉后要侵犯她时,元氏取瓦甓自毁容貌。血泪落下,悲痛欲绝,元氏哀叹不能与丈夫同死,最终绝食而亡。

  杨广的另一个弟弟汉王杨谅曾起兵造反,失败后已被幽禁至死,其儿子杨颢此时也在江都城中禁锢。叛军将他拖出来清算旧账,一并处死。

  倒是杨广的侄子秦王杨浩,因与宇文家族素有交情,被宇文化及立为傀儡皇帝,暂且保住一命,之后被骁果军裹挟一路北归,朝着关中进发。

  3

  此时的隋朝已名存实亡,可也不妨碍如宇文化及一样的戏精给自己强行加戏,一时竟出现了三个隋帝。

  大业十三年(617年),隋朝风雨飘摇,杨广还在江都巡游,沉醉在温柔乡中,他的表哥李渊却趁火打劫,在太原起兵。

  李渊起兵后,打出“废昏立明,拥立代王,匡复隋室”的旗帜,攻入长安,占据关中地区作为根据地,遥尊杨广为太上皇,立代王杨侑为傀儡皇帝,自己晋封为唐王,把持长安朝政。

  杨侑是杨广的孙子,其父太子杨昭早逝,杨广为了照顾长子一家,特意封杨侑为代王,赐一万户食邑,并在出兵辽东时,任命其为京师总留守。

  杨侑这皇孙一点儿都不怂,有几分杨广年轻时的风采。

  杨玄感趁隋炀帝征辽东起兵反隋时,杨侑坐镇长安,听从朝中大臣建议,调遣四万精兵迎击叛军,成功解除洛阳之围。杨广南下江都时,也是将长安放心交给杨侑。

  但是,李渊大军涌入长安城后,弱小无助的少年杨侑也只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任其摆布。

  李渊知道称帝的时机尚未成熟,才立杨侑为皇帝,打着隋朝的名号割据一方,静候风声。

  等到杨广遇弑的消息传来,杨侑这个吉祥物对李渊也就没有任何用处。杨广被杀两个月后,李渊逼迫杨侑退位,称帝建国,贬杨侑为酅国公。

  杨侑从此遭到唐朝软禁,在长安过着寓居生活,第二年便骤然去世。史书中或说杨侑病死,或说其被杀,死因成迷。

  4

  王朝倾覆,杨侑的哥哥越王杨侗也有着相似的命运。

  杨广四处巡游,在命杨侑留守长安的同时,又让另一个孙子杨侗留守东都洛阳。

  江都兵变的噩耗传到洛阳,东都群臣震惊之余,也开始打自己的小算盘,都认为越王杨侗是太子杨昭之子,血缘最近,理应继承大统。

  于是,大业十四年(618年)五月,杨侗被元文都、王世充等东都官员拥立为帝,改元“皇泰”,史称“皇泰主”。

  杨侗登极时,洛阳城外陷入瓦岗军的重重包围,城内还有野心家王世充蠢蠢欲动。

  正在此时,宇文化及带着自己拥立的另一个皇帝杨浩,挟持六宫、群臣北上,途径洛阳附近。

  大臣元文都向杨侗建议,不如招揽城外瓦岗军的李密为隋朝效力,许以高官厚禄,赐予其财物,让其率瓦岗军与宇文化及的骁果军交战,“使两贼相斗,疲劳其兵,而后乘其敝而灭之”。

  元文都的计谋得逞了,李密为避免腹背受敌,暂时上表请降,与宇文化及的骁果军死磕,结果两败俱伤,瓦岗军元气大伤,回金墉城修整兵马,宇文化及退兵到魏县。

  杨侗的洛阳小朝廷自以为坐收渔翁之利,真正得利的,却是王世充。

  王世充西域胡人出身,曾经百般讨好杨广,靠着领兵五万援救东都起家,从而得到隋朝信任,手握重兵,早已图谋不轨。

  李密和宇文化及退兵后,执掌军权的王世充在洛阳发动兵变,杀害了杨侗倚重的大臣,并逼迫他封自己为郑王,从此独揽朝政。

  第二年,王世充野心膨胀,也玩起了禅让的把戏,矫诏宣布杨侗退位,随后将他幽禁于含凉殿。

  杨侗退位后,仍有隋朝旧臣密谋助其复位,不料东窗事发,王世充派人为杨侗送来了一杯毒酒。

  杨侗知道终究不能免于一死,请求再见其母亲一面,未能得到允许。

  杨侗只好以布为席,焚香礼佛,喟然叹道:“从今以去,愿不生帝王尊贵之家。”

  说罢,杨侗将毒酒一饮而尽,只是毒性不够强,没有立即气绝,又被人用丝帛当场缢杀。

  5

  至于那位被宇文化及挟持的伪帝杨浩,也同样逃不过毒杀的命运。

  宇文化及杀死杨浩后,自己也想过一把当皇帝的瘾,立国号为许,带着残兵败将逃到聊城,终日酗酒奏乐,醉生梦死。

  武德二年(619年),河北起义军领袖窦建德攻陷聊城,参与江都兵变的党羽几乎全被处死,包括萧皇后在内的隋朝皇室成员也落到了窦建德手中。

  宇文兄弟中,只有宇文化及的三弟宇文士及幸免于难。宇文士及靠着和李渊的多年交情,在哥哥们自寻死路之前,就抛下妻儿,跑到长安,跳槽到李渊旗下。

  宇文士及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隋朝驸马,娶了隋炀帝的长女南阳公主为妻。正因这一特殊身份,夫妻二人在乱世之中最终破镜难圆。

  窦建德攻破聊城后,城中俘虏们犹如待宰的羔羊,安静而惶恐地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人群之中,只有一个女子淡定自若,镇静地站起身。

  她,就是南阳公主。

  南阳公主告诉在场所有人,她是隋朝的公主,宇文化及是她的仇人,她将一年来深藏在心中的国仇家恨说给众人听,声称对发动兵变的宇文家族是怎样的深恶痛绝。一直讲到声泪俱下,就连窦建德和他的手下也为之动容。

  窦建德讨伐宇文化及时,就以为隋炀帝报仇为名,自称:“吾为隋之百姓数十年矣,隋为吾君二代矣。今化及杀之,大逆无道,此吾讎矣。”

  窦建德决定为南阳公主报仇,将宇文家族斩尽杀绝。可在这群人中,有一个十岁的孩子宇文禅师,他是宇文士及和公主的儿子。

  十岁的孩子又有何罪?但是面对近在咫尺的死亡,谁也无法挽留他的性命,只因他姓宇文,就要为这个家族陪葬。

  在失去爱子后,南阳公主心灰意冷,遁入空门,削发为尼。直到窦建德被唐朝打败后,公主启程前往长安。

  在路上,她与当年抛家弃子投奔唐朝的宇文士及在洛阳相遇。

  宇文士及以为妻儿都已死在战乱中,见到妻子后,又惊又喜。他追到南阳公主所住的地方,站在门外,希望她原谅自己,请求与她复合。

  可南阳公主愤然拒绝,说:“我与君是仇家,如今之所以不能手刃君,只是因为令兄谋逆之日,你并没有预先知道罢了。”她宣布与宇文士及断绝关系,并叫他速速离开。

  宇文士及仍再三请求相见。公主冷冷地说:“你想死的话,就可以进来见我。”

  宇文士及听到这句话,知道此生再也无缘,只好拜辞而去,留下一个远去的背影。

  从此以后,他是大唐王朝的高官,征战四方,备受荣宠;她是苍岩山上的尼姑,与世隔绝,清心修身。

  不及黄泉,无相见也。

  6

  隋炀帝杨广的女儿有史可查的只有两人,除了南阳公主,另一位是唐太宗李世民的杨妃。

  亡国公主,身若浮萍。

  在历经动荡的战乱后,杨妃作为战利品,或者作为关陇集团联姻的工具,被送到李世民面前,成为后来唐太宗内官“四妃”之一。

  杨妃出身前朝皇室,贵盛无比,李世民对她宠爱有加,可史书中却没有留下她的徽号,甚至也不知道她安葬于何处。

  杨妃在史官的笔下逐渐失去踪迹,或许与她两个不幸的儿子有关。

  吴王李恪、蜀王李愔是李世民与杨妃的儿子,流着两代王朝的皇室血液。

  当李世民为太子人选而焦头烂额时,才能出众的李恪也曾是有力的竞争者之一。

  李世民曾评价李恪:“吴王恪英果类我。”在李恪身上,李世民也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在立李治为太子后,他仍担心李治仁弱,不能守住国家,有意改立李恪。

  但是,皇位最终还是归属晋王李治。

  唐高宗即位后,李恪作为权力之争的失败者,更是岌岌可危,最终被长孙无忌陷害,卷入房遗爱谋反案,下诏赐死。

  李恪死后,他的弟弟李愔被废为庶人,徙居巴州,兄弟俩在多年后才被平反。

  只可怜杨妃在乱世之中失去王朝、父亲、兄弟之后,连儿子们也未能在盛世之中幸免。

  生在皇宫之中,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7

  同样辗转漂泊的还有隋炀帝皇后萧氏,她先后落入宇文化及、窦建德、突厥之手,身边还有在战乱中幸存的皇室成员。

  江都兵变中,杨广与皇子皇孙都被叛军杀死,皇位无人继承。留在后方的孙子杨侗、杨侑只不过任人利用,成立小朝廷,沦为傀儡,被逼退位后不久即殒命。

  杨广子孙凋零,只有齐王杨暕留下一个遗腹子杨政道,由萧皇后抚养成人,为杨广留下一支血脉。

  武德二年(619年),窦建德在聊城消灭宇文化及的二万残兵,解救萧皇后及其幼孙杨政道。窦建德对萧皇后礼遇有加,前往谒拜,自称臣下。从江都一路被挟持到聊城的萧皇后终于不用再担惊受怕。

  这时,远嫁突厥的隋朝宗室义成公主听说萧皇后在窦建德处,就劝说丈夫处罗可汗迎接隋炀帝的遗属加以保护。

  义成公主先后嫁给四任可汗,其第一任丈夫启民可汗曾发誓,千世万代永为隋臣。处罗可汗也不忘隋朝之恩,曾说:“我的父亲启民可汗失去国家,依赖隋朝才得以立为可汗,此恩当报。”

  一听义成公主来要人,窦建德本就有意与突厥结盟,也不敢得罪突厥,自然不敢怠慢,只好将萧皇后及其他隋朝宗室送上,并派一千余骑兵护送他们北上。就连宇文化及的首级也被献上,悬挂于突厥可汗的大帐之中。

  处罗可汗迎接萧皇后一行人,立杨政道为隋王,定居于突厥南部边境的定襄城,从中原逃难到突厥的隋朝百姓都归属隋王。

  杨政道在这个边境小城设置朝廷百官,手下有部众一万多人,这就是鲜为人知的“后隋”小朝廷。

  这个苟延残喘的后隋小朝廷一直延续到贞观四年(630年),唐朝大将李靖率军大破东突厥。

  义成公主曾多次煽动突厥对唐朝开战,不利于民族团结,被李靖所杀。

  定襄城中的萧皇后和隋王杨政道则被送往长安,流落突厥十一年后,萧皇后已经年过花甲,杨政道也已经12岁了。祖孙俩重返中原,等待他们的是未知的命运。

  萧皇后一行到长安后,唐太宗李世民对他们敬之以礼,赐萧皇后居住于长安兴道里的一处豪宅,任命杨政道为员外散骑侍郎,从此安度余生。

  李世民善待隋朝宗室的同时,还严厉处置当年参与江都兵变的叛臣后代,将他们流放禁锢。此举既是因为唐继隋统,也是为了告诫臣民不可以下犯上。

  然而,李渊一家趁乱夺了隋朝的江山,却无人敢说他们是乱臣贼子。

  十七年后,萧皇后安然离世,李世民下诏以皇后之礼,将其与隋炀帝合葬。那时,距江都兵变已过去将近30年。

  隋朝皇室的凋零的历史在后来的大唐盛世的催化下渐渐被世人所淡忘,一个王朝衰亡之后,都会伴随着皇亲贵胄的血泪。

  更多资讯请关注app自助领取彩金38论坛_APP自助领取彩金8-88(http://www.todayonhistory.com)

关键词: 隋朝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
博评网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