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

【完颜宗弼】金兀术简介_金兀术怎么死的

完颜宗弼

人物简介   完颜宗弼(?-1148年11月19日),别名斡啜、斡出、晃斡出、金兀朮,女真族人,金朝名将,完颜阿骨打之子。金兀朮官拜太师、太傅、都元帅,封爵沈王、梁王、越国王,曾搜山检海追赵构、富平战役,激战黄天荡,宗弼扶植的新汉官集团代替了旧汉官集团。自皇统和议后,宗弼始终坚持“南北和好”政策,主张待时机成熟后再一举灭宋。公元1148年,完颜宗弼病卒,追谥其为忠烈。

人物生平
  随军破辽
  完颜宗弼本名斡啜,又作兀术、乌珠、斡出、晃斡出。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第四子(《大金国志》中记载为第六子)。宋人多呼为“四太子”。母元妃乌古伦氏。宗弼为人豪荡,胆勇过人,猿臂善射,善于用兵。
  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时,完颜宗弼尚未成年。金建国后对辽战事频繁,完颜宗弼异母兄宗峻、宗干、宗望、宗辅都是金军重要将领,骁勇善战,对他产生强烈的影响。
  公元1121(天辅五年)十二月,金太祖发动第二次大规模反辽战争,宗弼初次披甲,随叔父国论忽鲁勃极烈都统完颜杲(斜也)出征。
  公元1122(天辅六年)正月,金军克辽中京(今内蒙古赤峰宁城),宗翰得知辽天祚帝在鸳鸯泺(今河北张北安固里淖)行猎,完颜杲与宗翰分兵两路袭辽天祚帝,时宗弼与宗望在完颜杲军中。军过青岭,知不远处有辽兵三百余,宗望带领宗弼、马和尚率百骑追击,交战中宗弼矢尽,遂夺辽兵士枪,独杀八人,生擒五人。宗弼初次参战就显示出超人的勇猛,令女真将士刮目相看。
  统军伐宋
  公元1125年(天会三年)十月,金兴兵伐宋,军分两路,西路军由左副元帅宗翰统领。东路军由都统宗望统领,宗弼在东路军任行军万户。东路军自平州(今河北卢龙)出兵,十二月攻占燕京(今北京),随即连克中山、真定、信德。
  公元1126年(天会四年)正月,宗望遣宗弼取汤阴县,城破,俘宋兵三千人。东路军强渡黄河,宗弼率先锋三千骑近逼开封,闻宋徽宗出开封南逃,宗弼选骁骑百名追之,未及,获马三千而还。金兵围开封,宋以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与金等条件求和,金军返回燕京。同年八月,宗弼再次随右副元帅宗望南下。翌年四月,金军攻下开封,徽宗、钦宗二帝降,北宋灭亡。
  公元1127年(天会五年)六月,宗望病卒,宗辅继任右副元帅。十二月,宗辅受命平定淄、青(山东境内)抗金武装,宗弼首败宋郑宗孟的数万军队,克青州。既而攻临朐,在临朐附近,宗弼先破赵成领导的抗金武装,随后大败宋黄琼军,占领临朐。天会六年正月,宗辅军回师,渡青河之际,受宋军三万多人的袭击,宗弼击败之,杀万余人,继取濮州、开德府、大明府,平定河北。宗辅留宗弼屯守河间府,自己率军返燕京。
  搜山检海
  公元1128年(天会六年)七月,金太宗下诏追击逃在扬州的宋高宗,宗弼率本部随宗辅军南下。宗辅军自河北出发,宗弼率其部为先锋,先后攻占濮州、开德、大名等地。天会七年初,宗弼升任元帅右监军。宗翰、宗辅派挞懒、宗弼、拔离速、马五分道南下,宋高宗自扬州南逃。宗弼入宋淮南西路,进兵宋归德府,将攻之,宋守将出降。宗弼一路所过州县,一击即破,或不战而降,一直打到长江北岸,占领宋江北重镇和州(今安徽和县)。宗弼欲从采石矶渡江,在渡口遭到宋知太平州郭伟的阻击,一连三日均不得渡。
  公元1129年(天会七年)十一月,完颜兀术军改由建康府西南的马家渡过江。宋朝水军统制邵青仅有一艘战船,率十八名水手进行拦击,艄工张青身中十七箭,邵青等力竭败退,斩宋统制陈淬。十一月,宗弼率军渡江,击败杜充所率宋军,攻下建康,分派诸将徇近地,宗弼亲率大军取宋广德军路、湖州(今属浙江),至临安府(今杭州)。宋高宗闻临安不守,又奔往明州(今浙江宁波)。宗弼派阿里、蒲卢浑为先锋领精兵四千追袭宋高宗;又派讹鲁补、术列速取越州。阿里军连破宋军,逼近明州,宋高宗登船逃入海上。宗弼随后率军赶到,取明州城,阿里、蒲卢浑泛海至昌国县(今浙江舟山岛),捉获宋明州太守赵伯谔,得知宋高宗已取道温州逃往福州,又入海追击,受到宋海上水军的阻击才退兵。宗弼率军返回临安。
  激战黄天荡
  公元1130年(天会八年)二月,宗弼声称搜山检海已毕,带着从江南各地掠夺的大量金银财物沿运河北还。临行前将具有几百年文明的临安古城付之一炬。沿途继续烧杀抢掠,江南人民遭到一次空前的浩劫。三月,宗弼军至镇江,遭到宋将韩世忠的阻截。韩世忠水师战船高大,扼守江口,金军无法通过。金军虽然兵多,但船小而少,又不善水战,交战数十回合,金军损失惨重,契丹、汉军没者二百余人。
  双方相持四十八日,宗弼仍不能渡江,只好溯江西上,开往建康,行到黄天荡,宗弼军循老鹳河故道,一夜开凿一条三十里长的大渠,通到秦淮河,才得以逃回建康。韩世忠追至建康,以战船封锁江面。宗弼张榜立赏,招人献破海船渡江策,一王姓福建人贪赏献策:海船无风不动,以火箭射其篷帆,不攻自破。宗弼连夜赶制火箭。二十五日,丽日无风,韩世忠的船队停在江上不能动,宗弼令将士驾小船射火箭中其篷帆,宋水师被烧死、淹死的将士不可胜数,韩世忠和少数将士在瓜步弃舟,从陆路逃回镇江。
  同年五月,金军自静安镇(今南京西北)渡江北归,北返时放火焚烧了建康城。公元1130年(天会八年),岳飞在牛首山设伏,岳家军就地取石,垒筑工事,伏击金兵。牛首山大捷后,乘胜追击,将金兵驱逐过江,收复建康。完颜宗弼军遭到宋岳飞部的袭击,金军损失惨重。宗弼从江南北还后,便主张不再南下攻宋,足见黄天荡之役的教训是十分深刻的。
  血战富平
  公元1130年(天会八年)秋,金太宗调右副元帅宗辅统帅陕西诸军攻打川陕,完颜宗弼率本部奉调前往。九月,宗辅进兵洛水,以娄室、宗弼为左、右翼督统,并进合击,拉开了富平之战序幕。而当时的宋朝川陕宣抚处置使张浚也以刘锡为帅,集结了刘锜、赵哲、吴玠等将领统率的数倍于金兵的大军,以层层包围之势,与金军在富平(今陕西富平县北)展开决战。是役,南宋名将张浚、刘琦、赵哲、吴玠并秦凤路经略使孙渥以熙河路经略使刘锡为都统制将马步兵十八万,号称四十,五路其发集结于富平,张浚坐镇邠州督战。战役中宋军把完颜宗弼统率的金军作为进攻的重点,攻势凶猛,宗弼军被重重包围,从中午战至黄昏,力战而不却,牵制了宋军的主力,为扭转战局赢得了时间。金将赤盏晖全军覆没、大将韩常被射伤一目,死战不退。此时的金将完颜娄室找到了宋军的薄弱处——赵哲统率的宋军,于是以其所率的所有精锐骑兵冲击赵哲军,赵哲军一触即溃,娄室与宗弼合兵掩杀,金军士气大振,致使南宋十八万大军顷刻间土崩瓦解。金军乘胜追击,以少胜多,取得了富平之战的胜利。
  是役,一方面由于张浚自恃强大,判断失误,没有利用敌弱我强,且敌军兵分两路的失误,果断发动攻击,贻误战机,另一方面也由于完颜宗弼的剽悍勇猛,牵制了敌人主力,最终以金朝大胜而结束,南宋尽失陕西五路大部分地区。
  富平之战后不久,完颜娄室病故。宗辅以完颜宗弼为右翼都统,阿卢补为左翼都统,分别招降陕西尚未攻下的州县。
  得失和尚原
  公元1131年(天会九年)正月,宋泾原、熙河两路均为金所攻占,宗辅返回燕京,宗弼成为陕西金军统帅。十月,完颜宗弼率军自陕西取四川,途经和尚原(今陕西宝鸡西南),遭到扼守和尚原的宋吴玠、吴璘军顽强抵抗,金军溃败,宗弼身中流矢,甚至“剃其须髯而去”,将士死伤大半,这是宗弼从军以来最惨重的失败。
  公元1133年(天会十一年)十一月,宗弼再次发兵,击败吴璘军,夺取和尚原。公元1134年(天会十二年)二月,率军攻打入川门户仙人关,被宋吴玠军击败,退兵凤翔府(今陕西凤翔)。三月,宗弼由陕西返回燕京。宗弼见吴氏兄弟善战,便不再与其力战,专以智取。直至公元1141年(皇统元年),宗弼致书宋高宗赵构令吴氏兄弟退兵,方才不战而胜,放心控制川陕一带。
  公元1134年(天会十二年)金命伪齐刘豫,遣军攻占襄阳府(今属湖北襄樊)等六郡。五月至七月,宋命岳飞率军收复襄阳等六郡。九月,完颜宗弼与伪齐军联合向两淮地区发动攻势,遭到韩世忠、岳飞军的坚决抗击,后因金太宗病危,金军渡淮北撤。
  出将入相
  公元1135年(天会十三年)正月,金太宗驾崩,金熙宗即位,立即着手对金的政治制度进行改革,宗弼是辅助熙宗进行改革的重要人物之一。
  公元1137年(天会十五年),完颜宗弼升任右副元帅、封梁王。十一月,废“伪齐”政权,将政令收归朝廷。废刘豫为蜀王,于汴京设行台尚书省。
  公元1138年(天眷元年),领三省事宗磐、宗隽在朝廷专权,外结左副元帅挞懒,将河南、陕西地割还宋朝。对此,宗弼在朝内支持宗干等人坚决反对。二年,熙宗以谋反罪,诛宗磐、宗隽,解除挞懒兵权。拜宗弼为都元帅,封越国王。三年,挞懒与宋人交通受赂事发,熙宗命宗弼诛挞懒,加封他为太保,兼领燕京行台尚书省。[12] 因宗弼之请,熙宗又发动对宋战争,出兵夺回原交还宋朝的河南、陕西之地。由于河南、陕西各地守将大多是金、“齐”旧官,金军攻来,纷纷迎降。一月之间,金军攻取河南、陕西大部,宋岳飞等部退到颍昌(今河南许昌)以南地区,宗弼顺利进驻汴京。
  宗弼企图趁势占领淮河以北地区,又挥军南下,在顺昌(今安徽阜阳)败于宋刘锜部,在郾城、颍昌大败于岳飞部,宗弼险些被俘。形势对宋朝极为有利,岳飞也乘胜进兵,大有收复河南进攻河北之势。但宋高宗下令岳飞班师,于是宋军全部撤出河南。九月,宗弼入朝,是时熙宗南巡到燕京,左丞相完颜希尹亦在随行百官之中。宗弼欲还元帅府(驻祁州),饯行宴会上,希尹与宗弼言语相忤,宗弼大怒。次日向皇后裴满氏辞行时,详述其事,言希尹有不轨言行。宗弼走后,皇后向熙宗奏明,熙宗派人追回宗弼,许宗弼诛希尹。遂杀希尹及其二子,又杀了希尹的心腹右丞萧庆及子。翌年,宗弼升为左丞相兼侍中,仍任都元帅,领行台尚书省事。
  金夺回河南、陕西后,行台尚书省从燕京迁到汴京,主要掌管原“伪齐”统治地区。完颜宗弼在行台革除“齐”弊政,采纳范拱的建议、减旧税三分之一,百姓得以复苏。又令原“齐”诸军将士解甲归田,人情大悦。厉行文治,选拔能吏,讲求财用,器重文人。选名士十余人备官属。涿州范阳人赵元在行台凡十年,吏事明敏,宗弼深知之,行台或有事上相府,宗弼必问“曾经赵元未也?”其见重如此。宗弼选拔信用的蔡松年、曹望之、许霖、张之周等,直到海陵王、世宗朝都是理财名臣。北方社会经济得到一定恢复。
  宗弼扶植的汉官,大多数是原宋朝旧臣,他们与金初重用的原辽朝汉官韩企先、孟浩、田珏等人有矛盾。皇统元年五月宗干卒,不久宗弼返京师辅佐熙宗,任蔡松年为刑部员外郎,开始在朝廷扶植新汉官集团。皇统六年,右丞相韩企先病卒,田珏被宗弼排挤出朝。七年六月,又借故杀田珏、奚毅等多人,孟浩等三十四人被指为同党迁徙海上。尚书省为之一空。宗弼扶植的新汉官集团代替了旧汉官集团。
  去世
  宗弼自公元1140年(天眷三年)顺昌、颍昌大败后,并未放弃与宋划淮为界的打算。因宗弼之请,熙宗下诏伐宋。
  公元1141年(皇统元年)二月,克庐州。与宋军战于柘皋镇,大败,各自回兵。宗弼派人密信给宋宰相秦桧,要求“必先杀岳飞,方可议和”,敦促宋高宗割地议和。九月,宗弼先放回扣留的宋使者两人,表示愿意议和,随后又亲率大军渡淮河,破泗州、濠州等地。宋高宗遣使表示愿意接受议和条件。
  公元1142年(皇统二年)二月,双方正式签约,时为宋绍兴十二年,史称“绍兴和议”(或称“皇统和议”):两国东以淮水,西以大散关为界,淮水上游的唐邓二州和西面商、秦二州的一半割让给金朝。南宋向金称臣,输纳岁币银、绢二十五万两、匹。三月,宗弼还朝,兼监修国史,以功拜进太傅,赐人口,牛,马各千,驼百,羊万,每岁宋进贡内给银。
  自皇统和议后,宗弼始终坚持“南北和好”政策,主张待时机成熟后再一举灭宋。因而直到海陵王南侵(公元1161年),二十年间金宋边界几无战事,这对双方经济、文化的发展都有积极的作用。
  公元1147年(皇统七年),担任太师,令三省事,都元帅,独掌军政大权。
  公元1148年(皇统八年)八月,宗弼进《太祖实录》。十月,病卒。公元1175年(大定十五年),金世宗追谥其为忠烈。公元1178年(大定十八年),宗弼得以配享太庙。
 
金兀术怎么死的
  与宋朝开打多年后,金兀术于1142年返回金朝。1148年,因长年军旅生涯,身体不好,染病亡故。
  被牛皋气死的,紧接着牛皋就乐死了,很有名的。金兀术从马上掉了下来,牛皋一蹦,就做他身上了,然后小金就被气死了 “气死金兀术,笑死牛皋”只是民间传说罢了。
 
历史评价
  金世宗:“宗翰之后,惟宗弼一人。”
  郦琼:“亲临阵督战,矢石交集,而王免胄,指挥三军,意气自若,用兵制胜,皆与孙、吴合,可谓命世雄材矣。至于亲冒锋镝,进不避难,将士视之,孰敢爱死乎?宜其所向无前,日辟国千里也。”
  《讨乌珠等檄书》:“惟彼乌珠,号四太子,好兵忍杀,乐祸贪残。阴蓄无君之心,复为倡乱之首。残杀叔父,擅夺兵权。既不恤壮士健马之丧亡,又岂念群民百姓之困苦。……罪在一夫谋己之私,毒被寰宇兆民之众。”
  吕颐浩:“臣在燕山府皆尝闻之,达兰有谋而怯战,四太子乏谋而粗勇。”
  王夫之:“兀术渡江而南,席卷吴、会,追高宗于四明,东迤海滨;其别将追隆祐太后,南至于虔州之皂口,西掠楚疆,陷岳、潭,而武昌在其怀袖。”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博评网